首页 >> 最新文章

农民工保险市场有多大松浦亚弥

德普娱乐网 2019-10-16 18:04:24

在贾樟柯执导的电影《站台》中,有这样一个情节。男主人公崔明亮陪表弟———农民工三明去和他打工的煤矿签“生死合同”,合同的大意是:死生由命,工人出事,煤矿概不负责。三明毫不迟疑地在合同上按上了手印,一脸的漠然,身后是排得长长的队伍———都是等着签“生死合同”的农民工。

这正是现阶段中国绝大多数农民工的写照。由于种种原因,他们通常从事着非常危险的职业,却缺乏必要的保障。人民银行河南滑县支行的一组调查数据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作为全国劳务输出先进县,劳务输出是这个国家级重点扶贫县农民增收的一个重要途径,而这些外出务工的农民绝大多数都没有参加保险。在被调查的160人中,有123人没有参加任何保险,占总调查人数的76%;有15人不知道怎样参加保险,占9.3%;有3人无法参加保险,占1.9%;仅有13人参加了意外伤害人身保险,占总调查人数的8%。

一个刚刚开启的市场今年3月份,人保陕西分公司推出了专门为外出农民工服务的系列保险产品,一种为“旅途平安保险”,一种为“重大伤残保险”,分别为外出农民工提供旅途安全、重大伤残等经济补偿保险。两种系列保险产品均具有低收费、高保障的特点。其中“旅途平安保险”收费30元,保期一个月,可获得5万元的保障;“重大伤残保险”收保费50元,保期一年,可获得2万元的保障。这两种产品受到了广大农民工的欢迎。然而这家公司为农民工推出的保险产品几乎是一枝独秀。

在记者了解的多家保险公司中,绝大多数没有专门针对农民工的产品。在问及原因时,某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徐小姐说:“保险公司的客户群一般是经济发达地区有经济实力的人,相对而言,农民工的风险意识淡漠,支付能力也有限,很难成为保险公司的客户群。”徐小姐的话似乎有一定的“道理”。在北京市海淀区保福寺桥附近的蓟门信息产业大厦建筑工地,记者分别与五名四川籍农民工进行了交谈。这五名农民工的月均收入从800元至1800元不等,除了自己的生活零用外,其余全部寄回家。他们都没有购买保险,其原因则是“经济困难,家庭负担重”。然而当问到他们是否需要保险时,具有大专学历、34岁的林大为激动地说:“我们知道自己的工作危险,当然需要保险了。无论是医疗保险、工伤保险,还是人寿保险,我们全都需要。可是现在出来打工,只能是为家里多赚些钱,没有能力考虑这么多。”25岁的安全工长邓天军告诉记者,由于工作原因,他对保险有一些了解,市场上专门为农民工开发的产品确实是太少了!对此,中国工商大学保险系教授王绪瑾表示:他完全理解保险公司的做法,毕竟,保险公司是需要考虑经济效益的,而且开发保险产品主要依据的是风险种类,而不是投保人的身份。有支付能力的农民工可以根据需要选择适合自己的产品。不过,流动性太强可能会成为他们投保的一大障碍。山东籍农民工小宋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在一家公司做司机的他到北京还不到一年,本想给自己买一份意外伤害险,可是被保险公司拒绝了。理由是拥有北京暂住证一年以上才能投保。现在小宋已经不想再自己买保险了,“也不知道以后会到哪里,买了保险也麻烦”,他这样对记者说。

在农民工保险这块市场上,商业保险公司究竟该有何作为?王绪瑾教授认为,保险公司最好是和政府部门合作,通过用工单位为农民工购买保险。去年北京市实行的施意险就是一个例子。2004年7月,北京市建委出台了《北京市施工人员意外伤害保险办法(试行)》,要求建设单位在施工承包合同签订后7日内,将保险费全额交付施工单位,施工单位(总承包单位)依法为施工现场的施工作业人员和工程管理人员办理施意险。保险以工程项目或单项工程为单位投保,保险期限自建设工程开工之日起至竣工验收合格之日止。施意险让四家保险公司出现在农民工保险市场上。建委作为行政机关不能强制企业购买,做具体工作的行业协会———北京市建筑业联合会与人寿、平安、太平洋和新华人寿四家保险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由四家公司的代理机构建安宏达办理施意险具体投保手续。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由于农民工的风险具有特殊性和不可控性,如何防范风险无疑是保险公司首先考虑的问题。而建筑行业有保证施工安全的管理制度,通过日常的监管和安全评级,本身应该能较好地控制风险。保险公司的出现,只是从降低赔付的目的出发,从另一个角度进一步促进安全生产管理制度的落实。由此可见,施意险的实行,无疑为保险公司进入农民工保险市场提供了一条可供借鉴的经验。

施意险同时也受到了农民工和用工单位的欢迎。在蓟门信息产业大厦建筑工地,与记者交谈的农民工纷纷表示,施意险很好,可以保障他们的利益。该工程的项目经理、北京建雄建筑集团二公司的成瑜则认为,对建筑公司来讲,虽然多付出了一点成本,但自身的风险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减轻;同时还节省了时间和精力。“实际上,施意险的实行可以实现农民工、用工单位和保险公司的‘三赢’。”王绪瑾教授如是说。

对保险公司而言,农民工保险市场无疑才刚刚开启。一方面,保险公司应积极开发适合农民工的产品。这一点已经引起保险界人士的注意。2004年,保监会主席吴定富在接受记者访谈时指出:今后保监会将研究开发针对流动的农民工保险的问题,同时还将开发一些维护民营企业正常安全生产的产品。在国内,保监会将会对愿意从事这方面产品开发的公司给以指导,同时也欢迎外国经营农业风险的公司到中国来开发。“在条件合适时,我们公司也会开展专门针对农民工的保险品种”。徐小姐这样对记者说;另一方面,在进入农民工保险市场时,保险公司也要积极与社保部门和其他政府部门合作,借鉴施意险的经验。一条充满艰辛的道路据有关部门统计,中国农民工的人数逐年猛增,1994年为6000万,2000年是8840万,目前已达1.4亿。这个人群的保险问题不仅吸引了保险公司的目光,更引起了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因为他们不仅是保险公司的可能客户,同时更是急需保障的弱势人群。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政策法规司所编写的《农民工维权手册》上赫然写着:农民工有权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等社会保险。按照国务院《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等有关规定,基本养老保险覆盖范围内的用人单位的所有职工,包括农民工,都应该参加养老保险,履行缴费义务。根据《失业保险条例》规定,城镇企业事业单位招用的农民合同制工人应该参加失业保险,用人单位按规定为农民工缴纳社会保险费,农民合同制工人本人不缴纳失业保险费。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各地要逐步将与用人单位形成劳动关系的农村进城务工人员纳入医疗保险范围。在已经将农民工纳入医疗保险范围的地区,农民工有权参加医疗保险,用人单位和农民工本人应依法缴纳医疗保险费。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工伤保险的适用范围包括中国境内各类企业、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以及这些用人单位的全部职工或者雇工。当然也包括这些单位的农民工。尽管政策赋予了农民工参加社会保险的权利,但结果却不尽如人意。除了由于中国的社保覆盖面小,层次低外,社会保险在制度设计上的不完善也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以农民工的基本养老保险为例,今年2月,一项由私营企业主冯秀乾组织的“农民工养老保险问题调查”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调查结果表明,虽然目前苏、沪、粤等省市都对企业为农民工购买养老保险提出了要求,但这一政策不仅没有得到企业主的拥护,甚至也没有得到广大农民工的支持:80%的企业主不赞成为农民工购买养老保险;而接受调查的农民工,83.2%不愿意买养老保险,90%以上根本就没买。企业由于不想加大成本,不愿为农民工购买养老保险还可以理解,为何这项惠政甚至都没得到目标受益人农民工的支持呢?有识人士指出,其原因有二:第一,按规定,农民工解除劳动合同后可保留养老保险关系,重新就业时可以续接。但事实上由于农民工的流动性非常强,调换工作岗位后,往往没有办法转移、续接养老保险关系;即使个别的能成功转移,也十分费时费钱费精力。结果,导致国家建立的强制性养老保险制度形同虚设。第二,现行政策养老保险缴费是以当地职工年均工资为基数的。而目前即使在西部一些省市,职工年均工资也大大高于农民工的实际收入。因此,对多数农民工来说,维持城市生活已属不易,养老保险缴费更难以承担。实际上,按统筹地区管理与农民工流动性太强的矛盾和农民工无力承担规定的缴纳费用这两个问题,也不同程度地存在于社会保险的其他险种中。“当然,劳动保障部门对用工单位监察不力和社保部门信用不佳也是农民工社保运行不佳的原因”。王绪瑾教授如是说。对此,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一位工作人员坦陈了他们的苦衷:“由于劳动力市场一直供过于求,一边是具有绝对强势又想降低成本的用工单位,一边是渴望就业不敢有更多要求的农民工。再说,劳动部门也不可能对用工单位有强有力的约束。劳动监察工作的难度可想而知。至于所谓的社保部门信用不佳,有很大原因是由于交上来的社保基金大部分是由统筹地区管理,而很多地方都存在着挪用社保基金的情况。”鉴于中国的国情,不少专家建议对农民工开办社会保险应该从其最需要处着手。工伤保险被公认为突破口。2004年,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出台了《关于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有关问题的通知》,对用人单位必须为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作了具体规定,较好地解决了农民工流动性强的问题。同时规定,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本人无须缴纳工伤保险费。这一通知受到了社会各界的欢迎。病有所医、伤有所助、老有所养,这是所有农民工的梦想。实现这一“蓝图”需要政府部门、保险公司和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通往这一“蓝图”的也将是一条充满艰辛的道路。

碧波庭

钢塑格栅

纪念币回收

旋转火锅设备

友情链接